张馨予 心中的留白
   编辑:shan     2017-08-10
一部《思美人》,让张馨予第二次与『莫愁』结缘。不同于这个楚国奇女子,也不同于金庸笔下的女魔头,银幕之外的张馨予爱说爱笑,开朗极了。虽然也会生气懊恼,但张馨予找到了让自己『莫愁』的方式:聚会、旅行,以及画画,让心中留一片白。

2186精美生活_001.jpg

金色印花复古长裙 Tory Burch

黄色雨衣 Lacoste

彩色水晶耳饰、项链

Atelier Swarovski by Jason Wu

看自己主演的《思美人》,张馨予仍然结结实实哭了两集。泪点出现在结局处,莫愁女预知了最后的悲剧。然而,心如明镜的她知道这是爱人所求,于是选择了默默支持,承担着厄运,也承受着随之而来的心伤。

从女奴变身大楚巫,莫愁女是电视剧中的一抹亮色,也是一个绝对悲情的人物。张馨予亦将其认定为自己出演过的最悲剧角色。剧集的开始处,眼看着至亲好友一个个离开,莫愁女唯有报以眼泪。在拍摄时,张馨予沉浸在漫无尽头的哭戏中,感到自己快要抑郁了。“好像有的戏演完之后,伤心的情绪没有随着导演喊卡就结束。”

未标题-1.jpg

黑色针织透视装 Bottega Veneta

白底银色方块装饰夹克 Tory Burch

黑条纹半裙 Diane von Furstenberg

张馨予似乎与名叫“莫愁”的角色有缘。2014年,一部《神雕侠侣》让许多观众记住了一身紫袍、剑眉星目的李莫愁,也记住了角色背后的张馨予。然而,于正第一次找到张馨予的时候,她的内心对这个“女魔头”充满了抗拒。少女时代,她看《神雕侠侣》,对李莫愁害怕不已,觉得是“要出来吃小孩的”。于正理解她的顾虑,让她不用着急回复,先看剧本。剧本看到第五集,张馨予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。

“她的感觉非常简单,真的是非黑即白——你不喜欢我,我就把你杀了。你不会觉得她很讨厌,因为她并没有城府或心机,她就是一个很直接的角色,包括到后来变得女魔头的形象我也很喜欢。有的桥段我演的可能比剧本显得更坏,我当时是这么想的,如果我是观众,我希望她很坏,淋漓尽致的坏。”

未标题-2.jpg

金色印花复古长裙 Tory Burch

黄色雨衣 Lacoste

彩色水晶耳饰、项链

Atelier Swarovski by Jason Wu

虽然在屏幕上拔剑洒泪,生活里的张馨予却是另外一个样子。她曾经自嘲自己长了一张看上去并不好接近的脸,性格一看又有点“多动症”。因而当她第一次在网上晒出自己创作的画时,很多人诧异不已。“画画的人给人的惯常印象大概是特别安静、特别知书达礼、特别大家闺秀。其实也不尽然。我们艺术专业毕业的人, 很多是‘脏范儿’的。虽然外表会显得有些不羁,但是性格都是蛮黑白分明的。”

从小学习素描和油画,后来又拜师专攻国画,绘画陪伴了张馨予的少女时代,被她视为上天赐予自己的礼物。她视画画为一段治愈的旅程,也是一段与自己对话的时间。

未标题-3.jpg

连体皮衣ASH

复古镜框 私人物品

“我觉得能画画的人,都是心里留有一块净土的。浮躁是画不了画的。就比如说我,在拍戏的时候,很难静下心来画画。不是说你休息一天就能画画的。你一定打扫出一个心理的空间,就像房间一样,留出一个空白的空间才可以去画画。”

因为钟爱的绘画,画家聚集的蒙马特高地成为张馨予每次造访巴黎的必去之地。她看到画家们三三两两聚集在小街两侧,一边画画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卖着自己的画作。张馨予在那里买过几张抽象画,只有寥寥几笔,却意境盎然。这让她萌发了自己也过去摆个摊、卖个画的想法。

这个念头在她心中生下根来,终于在今年夏天得以成行。穿上平底鞋、格子裙,张馨予开始了她的巴黎油画进修之行。“在巴黎学习油画有很好的艺术环境,可以出去写生,那边的建筑啊、街道啊都可以画出来,喝个咖啡,不仅是学习,也是一种放松。”

未标题-4.jpg

红色条纹夹克 Etro

深蓝色吊带胸衣

THEA BY THARA from TUDOO

Q&A

Q=《LifeStyle》A=张馨予

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

Q:是不是刚刚结束了电视剧《凤囚凰》的拍摄?

A:我在里面只是客串演出,反串王意之。于正老师邀请我去试妆,因为他想达到书中所写“肤如凝脂、浓眉大眼”的效果。王意之是一个特别风流倜傥的人,很洒脱,但是心里什么事都明白,看破红尘,情商又挺高的一个人。这个角色戏份不多,我也就拍了3天。

Q:在你的演艺事业中,哪部作品对你是具有转折意义的?

A:对观众来说可能是《神雕侠侣》里的李莫愁,但是对于我自己来说是《精忠岳飞》里面的梁红玉,因为之前的角色没有特别吃重,情绪戏也没有很多。演梁红玉的时候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,完成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物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,也是那时候才感觉到原来拍戏可以带给我这么多精神上的满足。

Q:你心里有没有什么自己想要尝试却一直没有机会演绎的的角色?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A:有啊。一种是平凡的小人物,但是身上有一些反差,比如说我想挑战聋哑人,一般人撕心裂肺可以喊出来、骂出来,但是演一个聋哑人,你就要用别的表演方式来表现这种悲伤。还有一种想尝试的是古装片里唯我独尊的霸道女人。

未标题-5.jpg

灰色针织长裙、细格纹双排扣大衣

All by M Missoni

盔甲耳钉 Mistova Jewelry

Q:你在其他采访里说,自己性格很直,可能这种性格80岁都不会变。这种性格是怎么形成的?

A:我觉得我的性格不是形成的,而是天生就是这样。比如你要是看我不顺眼,我们就出来说说哪里不顺眼,怎么不顺眼,什么时候不顺眼,可以有什么解决的方式。从小我解决问题的方式就这样是很“暴力”的,不喜欢勾心斗角。

Q:那这种性格在娱乐圈会不会倍感压力?

A:我觉得不是到这行你才需要收敛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。有一句话说得挺对的,不要把你的直率当成伤害别人的借口或特权。很多时候直率的人都不知道,他们无心的话让别人心里不舒服了。我觉得这是直率的人一定要注意的地方。所以我觉得不管你在娱乐圈还是社会其他地方,在任何一个圈子都要有情商。因为你长大了,就必须要去在意别人的感受。

Q:除了画画,平时生活里还有什么爱好?

A:我想就是养狗吧。我的狗叫猪猪,我觉得有点可怜,一直被我捉弄(笑)。就比如深夜去遛它,我就经常偷偷躲开它,它就会特别着急找我。现在晚上出去遛它的时候,它走几步就往后看看我,特别可爱。

Q:你心目中理想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子的?

A:赶紧找个男朋友,真的,不要再做单身狗了。该谈恋爱的时候谈恋爱,该工作的时候工作,该旅行的时候旅行。我觉得工作、爱情和亲情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三件事,不处理好这三件事就相当于在浪费自己的生命。

Q:如果每天多出一个小时,会拿那一个小时做什么?

A:我应该会选择蹲马桶吧。我特别喜欢蹲在那儿,上个网、玩手机、看新闻,看自己想看的视频,或者是看看剧本。我觉得在马桶上坐着是属于自己最纯粹的时间。




编辑/蔡春燕 执行统筹/胡宁

服装造型/胡宁、蔡邑  采访&撰文/水母

摄影/周维 妆发/朱仁兵(EBI)

场地/亿美豪斯摄影棚  设计/李睿



 
  • 我想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