票房爆款潜力股即将杀到
   编辑:shan     2017-08-31
虽然不是所有“外来和尚”都念得一口好经,但经受了不可说的国产电影暴击,九月,我们需要些国外好电影洗洗眼睛(我们保证不剧透)。


《敦刻尔克》伦敦首映礼偷偷卖萌的诺兰和“汤老湿”。

8月最末,各种意义上的暑期都算结束。比起中国电影由一头狼引发的票房热潮,北美今夏票房榜单显得有些差强人意——在各大制片厂们的“砥砺奋进”下,今年好莱坞的暑期档票房比去年下跌了12.4%,而去年较之前年,也有17%的降幅——多么难熬的夏天!

传统强势IP《变形金刚》与《加勒比海盗》大跳水,让片方大叹“影迷我不懂你们的心”,好在女权代言人“神奇女侠”女士和银河系最不靠谱英雄联盟“银护队”力挽狂澜,让场面稍稍好看了些。再没有什么类型电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了,曾经大杀四方的特效如今险些成为“烂片”佐证,漫改、宇宙、复古,这些均指向原创力下降的标签,被证实了绝路。

内容与原创性再次站到天平翘起的一方,成了推动观众走进影院的重要指标,正如我们上周推荐的暑期档黑马《极盗车神》(8月25日全国上映),预算刚过3000万,却在本土收获1亿票房;克里斯托弗·诺兰大神的《敦刻尔克》,竟也未因为题材门槛而遇冷,烂番茄指数94,连续两周蝉联榜单首位,这无不在彰显着“好内容”的核心竞争力。

迈入9月,意味着中国院线将从被国产电影支配的恐惧中走出来,看一看外面的精彩。诺兰导演的神作《敦刻尔克》显然不能错过,而在续作中属表现优秀的《猩球崛起3》迎来该系列的落幕,猩猩粉们也请准备好纸巾。


2017年91

《敦刻尔克》:军民一家亲,在哪里都成立

将《敦刻尔克》与《建军大业》同桌而谈,似乎不太恰当——一部讲述的是社会意义上不甚荣光的撤退,一部是史诗级的伟大历史事件,但脱离故事本身,从电影语言角度出发,它们代表了截然不同的战争片演绎形式。

在电影长河里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战争是发生在司令部内的运筹帷幄,用作战地图和兵棋推演决胜千里,《建军大业》无不如是;直到1999年,《拯救大兵瑞恩》的横空出世,将战争世界的每一寸残酷血肉用手持摄像机呈现,战争片有了更多细节;而2017年的克里斯托弗·诺兰,用一部《敦刻尔克》,不着一滴血地讲述战争,唤醒历史,耳目一新。

影片开头象征两军阵营的沙包墙,随着主角的喘息、怀表的走时以及枪炮炸响,气氛愈发紧张。

哦对了,不要以为“小鲜肉”问题只在我国娱乐圈司空见惯,《建军大业》中有欧豪、吴亦凡、李易峰、刘昊然,《敦刻尔克》里照样用一群“鲜肉”来充任组织纪律性不强的年轻士兵。谁说只准你们有选秀节目出身的歌手当演员?诺兰祭出他大腐国当红炸子鸡哈利·斯泰尔斯也没在怕的!“好莱坞有一个传统,那就是用30岁左右的演员来扮演更年轻的角色,而我则希望由那些和角色年龄相当的演员来出演,体会当时人们的心情,找到合适的新面孔之于这部电影而言尤为关键。”诺兰说——这大概是应对“为什么要用流量鲜肉”的诘问时最妥帖又傲娇的话术了吧。

想不到吧,盘踞在敦刻尔克沙滩上的40万士兵,竟然都是剪纸……

这是一部没有绝对好人与坏人的电影,这是一部每一个角色都孤独的电影。“对,我在刻意展现一种孤独,我想让观众感受到这个故事,40万人在沙滩上被困,如此接近自己的家,却又离家如此地远。所以我想用极简的方式清楚展现这个氛围。”

极简,是的,《敦刻尔克》像是螺狮壳里做道场,短短70页的剧本,一个半钟头的片场,却有着海陆空三个视角的叙述:发生在海滩上的事情长达一周时间,海上救援的故事是一天,空中狙击战仅为一个小时,但这三个时间轴被当作相同长度来处理,“跟《星际穿越》中‘天上一天,人间十年’是相同的概念。”(影评人周黎明),但别忘了,《星际穿越》是一部科幻片。诺兰将一个已经被“剧透”的故事,重新营造出悬疑感,让你跟着士兵们平视的视角,体会沙滩上的惴惴不安,从头至尾身于朝不保夕的惶恐中。

技术传统派的诺兰在本片中依旧坚持,IMAX-77mm胶片在大荧幕上相当震撼。

同时,这是一部内敛到反高潮的电影,又在极端的收束中流露出张力。诺兰这样分析电影的结构:“它是基于音乐剧的原则,”他说,“不断地加速,不断地随着故事的进展去创造紧张感。”哪怕所有人都知道这场撤退的结局,但一旦进入电影,你面临的依旧是无穷无尽的未知——没有上帝视角,未知的战略、未知的救援、未知的下一秒炮弹投掷来的方向,防不胜防;没有德军,没有一滴血,没有丘吉尔、希特勒,也没有将帅云集的作战指挥部,没有英雄队长最后一刻的闪亮登场——这恰恰是天才所在。

哪怕是反高潮的叙事,但情感高潮终究在编排下到来。当从海峡彼岸征集的700艘私家船最终拨开云雾出现在敦刻尔克,不禁感叹:“军民一家亲,在哪里都如是。”

观影时请格外留意

1.人称“汤老湿”的汤姆·哈迪,饰演一名喷火战机驾驶员,全片仅用一双电眼和眉毛表演,依旧震撼。这是诺兰有意为之的,算是对另一时空里的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崛起》遥遥致意吧。不过话说回来,用最贵的演员演最少的戏份,向来是诺兰的恶趣味。

2.电影请来配乐大师汉斯·季默担纲,祭出牛掰闪闪的“永无止境音阶”,即你觉得声调在不断攀升实际却没有(具体分析可移步知乎,有详解),像理发店门口那个不停旋转的蓝白圆柱。这样一单调又紧张的螺旋式上升音效,是“无尽”的最佳注脚。


2017年915

未标题-14.jpg

《猩球崛起》:看完都不会好好说人话了呢

以动物为主角,在电影史上从不罕见,或温情或残酷,但它们多半是人类环境中的猎奇对象,而非真正意义上的主角。《猩球崛起》倒是特别,整个系列下来,猴子比人多。事实如此,猴子的看点的确比人多。

未标题-12.jpg

《猩球崛起》三位主创在纽约漫展上与影迷们见面对谈。

这是主演安迪·瑟金斯第三次扮演猩猩“凯撒”。作为专业特效演员,他在荧幕上塑造和指导的经典特效角色不胜枚举,比如《魔戒》系列中的“咕噜”,还有另一只知名大猩猩——“金刚”。

未标题-15.jpg

“凯撒”和《猩球崛起》系列,可以算作真人动作捕捉技术发展的缩影。“一开始的时候只能在室内拍摄,这个量是比较小的,后来随着技术的进步可以把摄像机带出去,带到地形比较复杂的,比如第二部是在温哥华的雨林,第三部有山,有雪。”安迪说。

未标题-13.jpg

人像捕捉技术的拍摄过程有些滑稽,也不知道这身衣服穿脱起来得多麻烦。

技术的进步让创作,无论是故事线还是演员更细腻的表演,有了呈现空间,尽管该系列走到了它的最后一部,但“猿族和人类的关系,将来随着技术的进步,我们可以有更多这样的电影”。随着《猩球崛起》三部曲剧情的发展,“凯撒”越来越智慧、人性化,却丧失了对人类的同理心。

未标题-11.jpg

如果说第一部电影当中,凯撒还是一个猿,第二部是个有领导气质的猿,那么到了第三部,它开始关注人性的情感旅程,亲子夫妻间的、队友间的以及与人类的。“我无意将其扩展成难民危机这样大的命题,”安迪说,“但通过猿的视角,可以想见当人类对其他文明、物种失去同理心,将它们视为威胁,很可能导致的是自我的毁灭。”

未标题-10.jpg

当然,我们在前文中已经保证过绝不剧透,因此“凯撒”的命运几何,终究需要留待电影院中见分晓,但负责任地说,整场电影看完你大概会有些许迷茫人话该怎么说,以及手语水平瞬间十级。

真问真答

1.如果安迪本人是一个猿,会是哪一类?

我希望成为一只山地大猩猩,因为它们非常平和,总是吃吃喝喝。

2.动作捕捉技术还没完全被奥斯卡接受?

现在投票的都是老一批的电影人了,他们或许还没意识到,但年轻的导演和演员是懂得动作捕捉就是一种演技。

■  编辑 & 撰文 / 胡文颖  设计 / 张倩



 
  • 我想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