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兰多·布鲁姆 飞越山岭直至宁静之地
   编辑:shan     2017-09-28
9月30日,我们将在大银幕上再次见到金发的奥兰多·布鲁姆。千万不要以为那是莱戈拉斯穿越到了现代的大都市,角色是全新的,奥兰多·布鲁姆也是全新的。这位累计票房已达84亿美金的好莱坞巨星,正在开始着他人生的新篇章。

2193SO-FIGARO_001.jpg

一场回味无穷的冒险

用奥兰多·布鲁姆本人的话来说,他在《极致追击》中的角色是个“运气坏到家”的倒霉蛋儿。这个在电影中名为丹尼·斯特拉顿的男人,曾是前SAS特工,后又成为声名显赫的安保专家,人生貌似一切都好只缺烦恼,谁承想劫难从天而降。面对警方的误会、队友的背叛、爱人的失踪、反派的追杀,他该何去何从?《极致追击》中的丹尼·斯特拉顿在片中面临千难万险,对扮演者布鲁姆而言,拍摄《极致追击》也像是一次全新的冒险。“我要去理解和体会丹尼是如何在中国生活的,这其中包括文化差异、穿着打扮、举止言谈……片中有大量的动作戏,比如亡命追逃、贴身肉搏、街头飙车,这可绝不轻松。从心理上,丹尼爱上了一个美丽的中国女人,这意味着他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”看到“爱情戏”几个字,无论是我们还是此时正在读文章的你,想必都会在心里“哇”一声吧?说不期待,那肯定是假话。谁不想看布鲁姆在镜头前谈恋爱呢?一边看,一边把对方想象成自己……

未标题-2.jpg

浅蓝色长袖衬衫

蓝色滚边西装外套

皆为Gucci

虽然上映时间是今年的9月30日,但是,中国的观众和粉丝们早在去年就已经在期待这部影片,期待布鲁姆的全新亮相。当时,拍摄进程的新闻不断占领娱乐媒体的头条,路透照也一波又一波地在微博刷屏。看着布鲁姆与昆凌或者布鲁姆与吴磊同框,大家都在惊呼“我的次元壁被打破”。

此言绝非夸张。金发的莱戈拉斯,曾是多少人的初心!时隔多年,布鲁姆再度金发亮相,岂能不让人心潮起伏?“从角色出发,金色看起来很酷。在中国,我见到很多年轻人把头发染成金色。这部电影也像是一部青少年文化电影,所以我觉得这个金色短发形象也是很贴切的。”他把自己在中国拍摄《极致追击》的经历,以及与中国演员合作的经历比喻为现实版的《迷失东京》。“上海是个有独特文化的城市,令我十分着迷。摄影机呈现的是角色在上海的生活,而摄影机之外的我,则在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这座城市。整个剧组中有很多来自中国各地的演员,他们非常敬业,又非常有趣。我爱他们!他们在这部电影中给出了最棒的表现。在镜头前,我们碰撞出了很多火花。在生活中,我和他们之间也发生了很多趣事。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,这都是一次回味无穷的经历。”

未标题-1.jpg

修身剪裁西装

怪兽提花口袋装饰棉质T恤衫

皆为 Burberry

掌握人生的节奏

生于1977年的布鲁姆,按照中国的说法,正值四十不惑。所谓不惑,大意是指一个人到了四十岁,经历了岁月的历练,此时方知何为可为何为不可为, 不再纠结不再顾虑不再困惑。如果说这是一种泛论, 那么我们大概可以把布鲁姆归入“特例”的范畴:他从未纠结顾虑或者困惑,他永远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一直都将人生的节奏握在自己手中。

16岁那年, 他离开家乡肯特郡坎特伯雷, 前往伦敦发展。在National Youth剧院的舞台上表演了两年之后获得BADA学院(British American Drama Academy)的奖学金入校学习,积累了大量的舞台经验。时至今日,他仍然迷恋着舞台和戏剧。“在百老汇演出过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之后,我希望有另一部戏剧作品让我再次登上戏剧舞台,享受美妙的剧场氛围。”

未标题-3.jpg

工装夹克

怪兽提花口袋装饰棉质 T 恤衫

皆为 Burberry

2007年,30岁的布鲁姆拒绝了《加勒比海盗》第四部的邀约,登上科考船,远赴南极考察气候变化对地球带来的影响。在他看来,那是一段能让他冷静下来思考的时光。伦敦与洛杉矶的两地奔波、每本杂志都在等着他去拍封面、只要出门就会被狗仔围追堵截……他不想被这些所迷惑,忘掉自己本来的样子。

他是英国电影学会选出的英国最赚钱的演员之一,是好莱坞星光大道上的第2521颗星星,是广告商与时尚界的宠儿,但这绝不是布鲁姆的全部。作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亲善大使,他亲身前往尼泊尔,为改善那里儿童生存状况的水资源行动发声。除此之外,莫斯科的儿童院、南非开普敦的青少年组织、约旦的叙利亚难民营……都留下过他的足迹。

未标题-4.jpg

羊绒轻便大衣

拉绒弹力紧身牛仔裤

皆为 Burberry

他还是一个懂得感恩、情感细腻的男人。布鲁姆总是会收集一些在别人看来有些莫名其妙的小玩意儿,比如泰国捡到的贝壳、德普给的钥匙圈、爱犬Sidi的牙齿、拍《霍比特人》时得到的新西兰玉石……所有的一切都是回忆,丰富了他的人生。说起Sidi,它是一只黑色的狗狗。2004年,布鲁姆在摩洛哥拍摄《天国王朝》,看到了正在吃骆驼粪的Sidi,瘦得不成样子。于是,他把Sidi带回了家。2016年2月,Sidi去世,布鲁姆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发布了一张Sidi的照片,并写道:这是人类最好的朋友。同样是在2016年,布鲁姆来到上海拍摄《极致追击》,在片场周边发现了一只瘦弱并受伤的田园犬,他立即把它送去了距离最近的宠物医院,亲自为它洗澡剪毛上药,带到片场悉心照料。拍摄结束后,布鲁姆本想第一时间带狗狗回美国,但因为狗狗的身体原因,只能先寄养在上海的朋友家中。今年一月,布鲁姆回到上海,在微博上发了一段话:Finally she's better and she's going home。此后,他还分享过狗狗在拉脱维亚海边玩耍的图片。“我为她取的名字就叫gougou, 中文里狗狗的发音。”对世界温柔的人,也会被世界温柔相待吧?

未标题-5.jpg

粉色缎面风衣外套

Berluti

布鲁姆手臂内侧有一处文身,内容出自黑泽明电影《德尔苏·乌扎拉》的台词,意为“你,我的蓝翼苍鹰,你久飞为何往—我要飞越山岭,直至宁静之地”。身为苍鹰的布鲁姆,自然知道宁静之地在何方,而且,他从未停止过前往那里的脚步。


封面统筹/张耕诚  摄影 /隋建博

发型 /charlie  化妆 /王露莹  文字 /MIFFY

采访 /phil  设计/张倩 



 
  • 我想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