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面故事丨王鹤棣 :“我想试试演反派”

与王鹤棣的上一次见面,在去年隆冬。临近年关,街面上红绿交映的圣诞元素还没完全褪去,又裹上一层金灿灿的“福”。新剧马上开机,他的行程表上没有“回家”这一项。少年人爱闯,鹰击长空的迫切,抵消了对家的缱绻。

速驰系列FIBA特别款腕表 Tissot

条纹西装、淡蓝色衬衫 Gucci

棕色长裤 Dior

黑色帽子 Herschel Supply


“之前我觉得一部戏最重要的就是爱我自己的角色,可这次遇到的大家让我有了改观,我发现越到后面我越爱《将夜》大家庭的大家,胜过爱我自己。”


与王鹤棣的上一次见面,在去年隆冬。临近年关,街面上红绿交映的圣诞元素还没完全褪去,又裹上一层金灿灿的“福”。新剧马上开机,他的行程表上没有“回家”这一项。少年人爱闯,鹰击长空的迫切,抵消了对家的缱绻。


而“宁缺”,几乎就是“少年人”某个切面的高度凝练。如果说人生中的第一个角色,更多的该归因于气运或命数,那他进入“门”后走出的下一步,则是企图心、敏锐度与心性的共谋。


白色运动服 INXX Sports

条纹高领打底衫 Marni

白色牛仔裤 Marni

运动鞋Givenchy

灰色腰带 Dior


当下的王鹤棣,在“宁缺”身上投射下少年人对世界的跃跃欲试。被威亚勒住胸腹,拔地而起时迸发的豪情万丈;策马奔腾,冲破风雪夜的光芒四射;在极寒或极旱里,用意志和身体与自然对抗——“双刀、弓箭、大黑伞、大草原、雪山、沙漠、戈壁,我想那些画面,没有任何一个男孩儿可以拒绝。”


因此架空的“昊天世界”,吊诡地,比发生在现代校园的“流星花园”,更被赋予某种现实意义。演员,在《将夜》这个几乎称得上当代中国电视剧最高工业水准的剧组里,被消弭了幕前与幕后的差别,“这是一个越是遇到‘自然灾害’天气就越高兴的剧组,”王鹤棣调侃着,“导演希望真实的风雪沙尘能给我们临场感,只有体验是真实的,表演才是真实的。”


真实的雨林、戈壁、草原,让这个侠武的、冷兵器与术法、皇权与宗教割据的世界有了依托,也让当中盘束长发、仗剑天涯的角色,情绪有了安放。这是绿幕或搭景无法企及的。


棕色运动服套装 Fendi

黑棕色运动鞋 Ermenegildo Zegna

白色运动袜 Nike

运动太阳镜 Kenzo


大年三十,600人聚餐的年夜饭,武行兄弟趁兴的一个鹞子翻身,下面一片拍桌叫好。导演挨个派发开门利是,认识的不认识的,演员或是不会在镜头前露面的武指,都合影自拍个不停。戏里戏外此时有了微妙的互文。


“昊天世界”的故事“不是只有男女之情,友情、亲情,哪怕和你的敌人都是有情感的”——这是王鹤棣经由“宁缺”的眼,看出去的模样,而这个辗转过湖北、贵州、新疆,时而离散时而又聚集的《将夜》剧组,同样上演了一幕幕人类情绪合集。


剧组的第二次大转场,是从郁郁葱葱的大西南,一路北上去往白雪皑皑的大西北。王鹤棣被空姐摇醒,一时间没明白那句“我们在敦煌”是什么意思。他原本是要去乌鲁木齐的。


速驰系列编织带款腕表 Tissot

白色T恤衫 J.Lindeberg

蓝色针织背心 A Personal Note

橄榄绿军装裤 Ermenegildo Zegna

金色项链 Fendi


恶劣天气让转场中的剧组四散在天山南北,王鹤棣搭乘上一班绿皮火车,往剧组进发。“我竟然在绿皮火车上睡!好!了!”最后三个字是俏皮的重音,102个小时的辗转兼程,像一则旁逸斜出的插曲,为他的演员生涯添上两笔注脚,“我真的没见过那么大的雪,鹅毛大雪这个词瞬间就具象了。”


杨阳导演在工作上很严厉,“怕呀,怎么不怕?大家都怕她。”这份“怕”,糅杂着对绝对专业与极高审美的仰慕、敬畏,是对自己无法稳定输出同样的专业与审美的忐忑,“我们真的聚在一起就是聊《将夜》,交流对故事的理解,对角色的理解,”王鹤棣的第二个角色,教会他懂得表演,热爱表演,“室温在这种氛围下,你怎么可能不上进?”


王妈妈来过一次剧组,第一次直观地对儿子所从事的职业有了概念。“之前都是带着滤镜在设想我的工作,光鲜啦、轻松啦,想得特美。”坐在随时都有被吹跑之虞的帐篷里看儿子开工,风很大,难得整理好的发套又被吹得没了形状,上午还是晴空万里,一顿饭的功夫,漫天大雾就这么撒开,“待了几天,挺心疼的吧,觉得我们都特不容易。”


灰色羽绒服 Louis Vuitton

黑色打底运动衫 Nike


《将夜》杀青,王鹤棣回了趟家。10天,是他近一年半来仅有的连贯假期。家人倒是淡定,没有明星归来的一惊一乍,“哪儿有什么C位待遇,大家该干吗干吗,特别日常,”只是王鹤棣离开这份日常太久了,久到眷恋起来,“以前放暑假回家,天天在外面跟朋友疯耍,不着家。这次感觉不一样了,就是愿意花时间跟家里人待着。”


城市的迭代,也让久离的归人侧目。城市里有一座老车站,“每天都要经过它,其实也没发生过什么特别的,就是从有记忆起,每天都要经过它,”然而在王鹤棣缺席的一年有余里,老车站悄无声息地拆了,“听说要建个商场。”——“说不上多伤感吧,就是十几年每天要看到的东西,没了。有点空落落的。”


新戏八月开机,王鹤棣颇有些“如临大敌”。和当初《将夜》开拍前大量的动作练习不同,《我们的西南联大》在文本和精神上,提出了更高要求。


黑色大衣 Dior

黑色长裤 Dior

白色复古运动鞋、袜子 Nike


“其实一开始是不懂的”,西南联大是特定时期的历史产物,是中华教育史中的一笔高光,师生们的治学信念、在残酷环境下仍不屈从的育人精神,隔着时间长河,在物质财富如此丰饶的当下,很难被体察。


“我们要围读剧本,组织观看有关西南联大时期的纪录片、文献和相关书目。只有通过史料真的看到了,才能理解他们做的选择、揣着的那口气。其实角色也有这么个成长过程,戏里戏外是一样的。


一年2~3部作品,这在年轻演员中算不得“高产”。“稳打稳扎吧,遇到的每一个剧组都是讲求质量多过效率,愿意花时间做出好内容。我自己也是,角色慢慢复杂、厚重,也成熟起来,得一步步来。”


Q = 《精品购物指南》

A = 王鹤棣


Q:《超级企鹅联盟》是不是超好玩?

A:必须的,边工作边打球,太开心了。32个人关在一起不联系、比赛,什么都不用想,就是打球,特别尽兴,特别爽。Top5?没有没有,到不了到不了,顶多Top10吧,嘿嘿。


Q:如果可以选,想演什么类型的角色?

A:想试试反派。不过我年龄还小,同事们都觉得可以再历练几年,现在的阅历可能诠释不好性格复杂的反派。总之,期待有这一天吧。


Q:杨阳导演是个什么执导风格的导演?

A:很严格,但组里很有凝聚力。她有时候会很明确地告诉我们想要的样子,有时候又给足我们空间发挥、试错,总之就是很松紧有度。一开始挺怕她的,担心自己跟不上要求,慢慢地能感觉到她对我越来越满意,还挺高兴的。



编辑&造型 / 仲峤

摄影 / 巴馨迪(aA Studio)

妆发 / 张志荣 & 巴特尔

艺人统筹 / 文豪

采访&撰文 / 胡文颖

服装助理 / 小鹿、紫蓉

相关推荐

封面故事 | 精品大戏

封面故事 | 精品大戏"爱猫又会打扮的男人"新片发布!主演:赖冠霖

天气很好的周末,我们带着七只气质各异的猫一起见到了赖冠霖。他就在这懒洋洋的环境里肆意徜徉,像云朵一样,又像一只猫。在他...

新裤子乐队 与标准答案保持距离丨COVER STORY

新裤子乐队 与标准答案保持距离丨COVER STORY

当人们以为这个十年将是嘻哈统治的天下时,一档爆款综艺带着摇滚乐队重新逆袭回大众的视野。作为节目的压轴王牌,已成立 23 年...